企业文化
时尚奢侈品牌加入NFT 是一场游戏还是一场梦?
发表时间:2021-07-28

  年初的 NFT 淘金热为各个行业中的早期追随者们带来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回报:在 2020 年初由三个年轻人创立的虚拟时尚品牌 RTFKT,已经以超过 12.5 万美元(约合 80 万人民币)的价格出售了一件数字夹克。当然,还有著名的 Beeple 数字艺术拍卖,该艺术家的作品以 6,900 万美元(约合 4.4 亿人民币)的天价拍出。

  虚拟时尚品牌 RTFKT 以超过 12.5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件数字夹克。

  艺术家 Beeple 的作品《每一天:前 5000 天》以 6,900 万美元的天价被卖出。

  现在,随着 NFT 代币价格的逐步持平,炒作的障眼法也在慢慢消失,而时尚品牌很难在现有 NFT 代币交易中大展拳脚。专家表示,任何品牌或个人都可以自己 “铸币”,从而导致大量 NFT 代币待售,但时尚品牌的现有客群往往和 NFT 买家的受众基础重合度较低。

  与此同时,NFT 卖方通常不了解买方的基数到底有多小:区块链分析公司 Covalent 发现,第二大 NFT 代币交易所 Rarible 中的 2,000 名交易者,实际产生的交易量占总额的 80%,不难看出,NFT 交易是一个头部力量高度集中的市场。一些家喻户晓的名人都在努力出售 NFT 产品,但只有超级名模 Kate Moss 的 NFT 被卖出了,其他产品都尚未被拍下。

  尽管如此,那些能够为消费者打造独特的、易于使用的 NFT 产品的时尚品牌,仍然有望取得突破性的成功。加密货币领域原生的时尚品牌正处于领先地位,而 NBA Top Shot,一个用于购买和交易篮球运动员精彩时刻视频的 NFT 产品网站,可以为那些尚未进入加密货币领域的时尚品牌提供一种市场进入战略和思路。

  RTFKT 的创始人 Benoit Pagotto 说:“NFT 产品和时尚一样,都与收藏息息相关。时尚品牌需要去洞察他们的消费者对哪一部分产品产生了收藏者心态,然后利用 NFT 来创造新的产品,并解锁新的创收渠道。” 但他补充说,这并不意味着要无止尽地铸造 NFT 代币:“品牌不应该由于害怕错过这一机会,或想增加媒体曝光率而去铸币, 他们需要考虑自己的长期目标,并在此基础上行动。”

  许多表现出色的 “空降” NFT 产品都来自没有实体店面,也并不出名的数字化时尚工作室。但是他们的产品在连接紧密的加密货币社区中引起了强烈共鸣,并时常会在 Clubhouse 或 Discord 上被讨论。

  在这些加密货币 “原生” 品牌中,最有名的可能就是 RTFKT。他们最近宣布从包括 Andreessen Horowitz 和 C Ventures 在内的著名风险投资公司获得了 800 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他们今年已经售出了价值 450 万美元的数字化商品。该公司的标志性产品是向电竞文化致敬的炫彩数字运动鞋,但基于此衍化出了称为“可穿戴 NFT” 实物产品,特指现实生活中的实物运动鞋。在某些限量版的拍卖中,购买者可以从RTFKT购买以数字鞋为模型的 “可穿戴 NFT”。

  RTFKT 的创始人 Benoit Pagotto 在创立这家公司前曾从事时尚奢侈品领域的工作,并将他的成功归因于对青少年数字化世界的关注。由 150 名青少年和实习生候选人组成的小组构成了 RTKFT 的非正式调研聚焦对象。

  Pagotto 说:“我并不害怕其他竞争者,我担心的对象是在卧室里鼓捣 Blender(一种 3D 建模软件)的 16 岁青少年。”

  Overpriced. 的创始人们承认,这句标语就是他们对于时尚炫富态度的评论。同时,他们也承认他们的连帽衫的确定价过高。

  像 RTFKT 一样,Overpriced. 也将自己视为把 NFT 产品优先,把实物产品居于第二的品牌。创始人们解释说,NFT 产品所有者可以无限次地更换实物连帽衫,这解决了当今时尚奢侈品领域的一个关键问题:买家们想炫耀自己的物品,却因不希望损坏它而避免穿戴。James 说:“有了我们的连帽衫,你不会觉得你必须小心翼翼地将它存放在一个盒子里而不能穿。”

  数字时尚商店 DressX 打赌,他们可以引导奢侈品消费者对时尚 NFT 产品感兴趣。在 DressX 上,消费者购买一件时尚单品时需要上传自己的照片,并最后收到自己穿着该单品的照片。创始人们解释说,由于时尚现在的一部分目的是让拥有着能够在社交媒体上 “炫” 照片,因此他们的产品可以让消费者快速达成该目的,且不用实际购买这件时尚单品。

  DressX 认为,NFT 产品是他们正在做的业务的自然延伸,因为 NFT 可以让他们将收藏性思维叠加到时装中。创始人们表示,他们正在融入 NFT 交易的大环境,并且正在建立自己的时尚 NFT 产品销售平台。

  DressX 的消费者 Krista Gambre 说:“我不认为数字时尚会取代实物时尚,但我认为这是行业发展不可避免的趋势。” Krista 最近在 DressX 上购买了一套 NFT 短上衣和短裙套装,她补充说:“像 DressX 这样的平台是解决可持续性问题的一条途径,同时也创造了新的自我表达、创造力和商业模式。”

  Vogue Business 最近尝试购买了 NBA Top Shots 的球星包,并成功在其发行两分钟后排进了线上队列中。Vogue Business 的排队序列号为 257154,这证明了即使在资源丰富的的数字世界中,驱使人们狂热地收集豆豆娃(Beanie Babies) 和 Birkin 手袋的稀缺性的心理依然存在。

  Top Shot 成功吸引加密货币社区之外的大量消费者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他们允许信用卡付款。与其他 NFT 网站不同,在大多平台上,用户必须经历一系列复杂的操作 从交易中获取加密货币、存储加密货币,并弄清区块链交易过程。Top Shot 用户所获得的是简单的线上购物体验。所有的区块链操作都是在后台进行的。

  许多业内人士向 Vogue Business 证实,他们正在建立信用卡功能系统。所有大型 NFT 交易平台都在进行这项工作,包括由前 Forever 21 总裁 Alex Ok 创建的 Vccess,和刚刚筹集了 1900 万美元 A 轮融资的 Bitski。这些公司正在竞争成为 NFT 领域的 Shopify,可以让品牌能够直接在自己的网站上出售 NFT 商品,而不是必须通过 NFT 交易平台来完成销售。

  Tedman 相信,传统品牌可以在数字世界中获利,但建议奢侈品牌不要急于加入 NFT 这场游戏。他说:“要在各个垂直领域找到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必然需要花费一段时间。时尚品牌试水 NFT 领域也不一定要和做和 Top Shot 一样的东西。”

  诚然,时装消费者可能不会像 NBA 球迷痴迷看球赛那样观看时装秀,但他们确实想穿上一些时尚单品,来标榜自己独一无二的身份和品味。

  Tedman 说:“我认为很多品牌都忘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无论是通过线上还是线下渠道,他们都是在和消费者沟通。从消费者为何热爱一个品牌的思考角度出发,就会成功 当我们着手打造 Top Shot 时,我们思考的是球迷们为何热爱 NBA。答案是,他们喜欢运动员们每场比赛的精彩瞬间。然后,我们就着手去获得拥有这些精彩时刻的权利,并建立一个平台,让球迷们能够收集和购买这些时刻。”

  世界性的疫情对与每一个人及整个社会的文化和精神都产生了不同的影响。在大规模的聚集活动不能举办的情况下,艺术家和设计师们被迫寻找创新的方式来展示其作品。

  联合国《2020年世界幸福报告》中,哥斯达黎加名列 15,比美国更靠前,也是榜单前 20 中唯二的发展中国家。

  近日,位于隆福文化中心的“赛博涌现——NFT加密艺术展”正在火热进行中。

  为吸引游客,顺应“新鲜感、特殊性、仪式感”等新消费趋势需求,国内各景区纷纷发力,乘着科技东风,打造全新文旅演艺项目,以此拓展市场,推动当地夜经济发展。

  一直热议的人人可参与且透明的NFT艺术它到底有何魔力?它又是怎样发展起来的?未来趋势又是怎样?

  艺术进入数字时代,传统呈现方式与新技术创新演示之间持续共振,对于艺术与数字技术融合,艺博会的转型探索进入深水区。

  万物皆可 NFT 的时代终于要来了,想必大家都听闻过不少关于 NFT 从真实到离谱的案例了吧?

  一部分人相信NFT可以革新传统艺术市场,另一部分人持反对意见,认为NFT平台基本只是在复制甚至加剧艺术市场最糟糕的一面。

  2021年5月9日,中央美术学院2021年毕业季如期而至,“蓄势待发”(Ready To-Go)是今年的主题。

  我想象中的 NFT 未来是这样的:每件艺术品都会有一个相应的合同 NFT(contract NFT),扮演真实性证书和所有权证书的角色。



友情链接:

江苏省互联网违法和有害不良信息举报处理系统